诗歌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现代诗歌 >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此人,我保了!大夏王侯最新章节

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此人,我保了!大夏王侯最新章节

时间:2019-07-04 整理:本站 点击:94次
血月古战场,南方,一座高峰上,孤心持剑而来,挑战四皇威严。 太阴三剑首现尘寰,惊世骇俗之能震撼人间,剑光所至,满目苍茫,阴元动天。 上古失传之招现世,金鳞儿神色微凝,抬手凝元,本相...

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此人,我保了!大夏王侯最新章节

血月古战场,南方,一座高峰上,孤心持剑而来,挑战四皇威严。

太阴三剑首现尘寰,惊世骇俗之能震撼人间,剑光所至,满目苍茫,阴元动天。 上古失传之招现世,金鳞儿神色微凝,抬手凝元,本相显化。

北海有鳞,名为龙鲲,如龙似鲲,传说是龙族和鲲鹏的后人,血脉强大,不输先祖。

龙身鲲翼,完美无缺的神兽血脉,本相初现,千里天地顿时一沉,海浪翻涌,泛滥九天。

太阴剑落,龙鲲展翅,怒涛袭天,硬撼上古禁忌武学。

双极交锋,刹那,余波冲天,惊动九天神明。

天际,乌云卷动,雷霆大作,大雨倾盆而下,雾了整个战场。 大雨中,一红一金两道流光不断交错,双方皆没有任何留手,因为对手的强大,容不得他们半分藏招。 战局之外,百族天骄看着前方惊世骇俗的大战,神色皆是震惊异常,金鳞儿的强大,他们都知晓,身为龙鲲皇族,单单血脉之力就不是其他种族可以比拟。

但是,眼前这位剑者竟是能与金鳞儿战至平分秋色,当真让人难以置信。

不过,鳞族以绝对防御见长,若是此人不能破开金鳞儿身上的金鳞神衣,这一场战斗,他依旧必败无疑。 “轰隆”九天,雷霆划破虚空,照亮昏暗的古战场,下方,两人大战已至白热关头,一身阴元的孤心战意提至最巅峰,太阴剑声声颤鸣,锋芒斩开一重重阻隔,欲破鳞族不解之护。 神剑、鳞甲,一次又一次的碰撞,同样的位置,同样的结果。 “太阴三式,元神一念。 ”交锋百招,难越天关,孤心心念一定,挥剑凝元,一身血元爆开,灿烂的血雨中,一抹血色剑光湃然现世。 剑上极致,极阳生阴,化虚为实的一剑,血光灿然,剑初成,天地尽染惊心的红。

元神之剑,以无形化有行,太阴助力,剑上血光更加刺目。

禁招惊人,金鳞儿不敢大意,双手开合,龙鲲虚影仰天嘶吼,金色光华大盛,皇族血脉之力急剧攀升,天地间,大雨不断汇聚,形成一道巨大的龙卷漩涡。

“覆雨为涛”皇族绝式,太阴禁式,双招应声交锋,剧烈的碰撞中,孤心身子划出数步,握剑之手,鲜血泊泊流淌。

急剧散离的浪涛中,金鳞儿身影出现,看起去并无大碍,然而,胸前金鳞神衣却是清晰出现了一道剑痕。 不解之护,依旧坚不可摧,只是,比起先前,这一次,不毁不灭的鳞族神甲却是首度被神剑划出裂痕。

孤心见状,眸子眯起,看着前者心口前的剑痕,强行压下体内伤势,步伐踏过,身影瞬息欺身而上。 “不可原谅!”神衣被伤,金鳞儿眸中冷意闪过,不退反进,迎剑而上。 纤手撼神兵,铿然之声刺耳异常,绝对防御加身,金鳞儿行招再无任何守势,出招凶狠,招招夺命。 血脉之别分明,面对动怒的鳞族皇女,孤心立陷劣势,纤手加身,带出一瀑瀑刺目的血花。

“轰隆”天际雷霆大作,孤心身上,血水混着雨水滴落,大战至此,伤势逐渐累积,即便极阴之躯,亦渐渐难以撑持。

剑者倾危,然而,挑战强者的战魂却是丝毫不曾动摇,孤心强提最后真元,并指过剑,泊泊鲜血染红太阴神剑。

“太阴终式,真阳剑!”终式首现,天惊地动,神剑之上,无边阴气急剧扩散,极寒的阴气中,一抹金色剑光出现,阳极生阴,阴极最终返阳,归真之剑,惊天地鬼神,动四海八荒。

三尺剑锋,可屠神明,极阴生阳,震撼众生。

崩毁的山峰上,金鳞儿看着极阴领域的金色阳剑,神色尽是凝重。 “八虚浑天击”极剑将至,金鳞儿不敢大意,双手抬起,浑浑金色光华中,天地之间,八道巨大的风暴漩涡出现,威势震撼,惊动日月。 最强的招式,照眼应声碰撞,隆隆震动中,灿烂的金色剑光斩开风暴,掠至鳞族皇女身前。

“呃”极阳之剑,阳极转阴,阴极转阳,阴阳交并,在极短的瞬息间不断转变,急剧变化的性质,金鳞神衣难以承受,应声崩裂。 一泓溅血,染红神衣,金鳞儿脚下退半步,看着心口前刺入半分的剑,眸中杀机顷刻爆发。 神女动怒,杀气惊人,金鳞儿抬手凝元,金光盛极,轰然一掌,落在前者心口。

“噗”鲜血喷涌,洒落如雨,孤心身影飞出,周身皮肤龟裂,越限之招,反噬己身。 “你,不可饶恕!”神衣被毁,金鳞儿心中怒火难以压制,一步踏出,掠至前者身前,纤纤细手金光急剧升腾,无情一掌怦然洞穿前者胸口。

泊泊淌出的鲜血,顺着鳞族皇女的手臂淌落,金鳞儿左手再次抬起,金光灿然,拍向前者天灵。

杀招来至,孤心生命倾危,就在这万分危急的一刻,远方,一抹素衣身影出现,瞬息后迈入战场,黑刀挥过,怦然挡下皇女杀招。 “此人,我保了。 ”轻描淡写的一语,不带任何威胁,然而,话中之意,却是不容丝毫质疑。 看到来人,金鳞儿神色一沉,是他,先前在绝阳古城中挡下鹏族敖烈的年轻强者。 “想救人,便要有赴死的准备。

”金鳞儿沉声一语,真元再提,隆隆震动后,龙鲲异象再现虚空,张口吐纳,天浪倒垂而下。 皇族秘式,威势雄浑无匹,天浪下方,宁辰身影闪过,带着重创的绝阳少主退出十丈外,狂骨逆斩,刀光惊神。 天瀑坠下,湮没百里,天地难承极威,一方虚空应声陷落。 后方,百族天骄震撼,为两位挑战者的勇气,更为鳞族皇女的强大。

就在众人都以为两人已葬身天瀑之时,汹涌的浪涛中,黑色刀光斩开天地,神威惊世。

刀光后,素衣身影带着重创的绝阳少主掠出,目光冷漠地看着前方鳞族皇女,平静道,“今日到此为止,再会了。 ”话声落,宁辰脚步一踏,带过孤心脱离战局远去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月热点

网站地图 | 由诗歌网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 Copyright © 2006-2019 诗歌网www.fz34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