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现代诗歌 > 第三八二章:不正经神话纪元最新章节

第三八二章:不正经神话纪元最新章节

时间:2019-07-14 整理:本站 点击:143次
“大狮子,大海豚,大海龟……”一大早,陈守义就被贝壳女从睡梦中吵醒,房间的光线还蒙蒙亮,他拿过放在床头的手表,还只有五点。 还有完没完啊!他无奈的看着一眼,正在枕头旁边,认真大声朗读的贝...

第三八二章:不正经神话纪元最新章节

“大狮子,大海豚,大海龟……”一大早,陈守义就被贝壳女从睡梦中吵醒,房间的光线还蒙蒙亮,他拿过放在床头的手表,还只有五点。

还有完没完啊!他无奈的看着一眼,正在枕头旁边,认真大声朗读的贝壳女,又颓然的躺在床上。 自从昨天中午开始,贝壳女就进入了兴奋状态,要么在卧室里满地乱窜,要么像念经一样说个不停,简直像打了兴奋剂的多动症儿童一样。 昨晚到现在才睡了没几个小时,又起床抱着图画书,不停的朗读。 他躺了几秒,发现再无睡意,只好起来穿衣服。 “笨巨人,你醒了?”陈守义无力的点了点。

她现在膨胀的厉害,皮得很。

“这么早起来,你不困?”“一点都不困,小不点是勤劳的小不点。

”贝壳女斜睨了陈守义一眼,一脸认真的说道,随即又大声朗读起来。 陈守义看的心中一窒,这是什么眼神?小不点勤不勤劳他不知道,但肯定不是什么正经的小不点!他穿好衣服,起身去卫生间。 过了一会,坐在床上的贝壳女耳朵一动,立刻放下书,迅速跟了过去,随即跳上洗手台,仔细的看着镜子里的陈守义刷牙:“笨巨人,小不点也要用这个磨牙齿!”陈守义吐出泡沫,漱了漱口,瞥了她一眼:“你不用磨!”就想给她刷牙,他也找不到合适的牙刷。

“为什么不用磨!”贝壳女疑惑的问道。 “你的牙齿,已经很锋利了!”陈守义一眼就看穿她的想法:“再磨的话,我肉都要被你咬掉了!”贝壳女闻言眉开眼笑,露出一口细密的牙齿,对着镜子照了又照,随即得意的闭上嘴巴,跳下洗手台,跑回床上继续朗读。 陈守义拿过毛巾,叹了口气。

唉,太不正常了!早知道就不应该给她吃神髓。 ……陈守义锻炼了一个小时,天色总算大亮。 正准备出门吃饭,房门忽然敲响。 陈守义过去打开门,来是罗景文。 他满眼的血丝,眼睛还沾着眼屎,显然昨晚一晚都没睡好。

“还好,你还没走,这环境不错啊,你的小女儿呢?”陈守义注意到朗读声早已经停了,显然已经躲起来了:“她在睡觉了!”说着他走到酒水柜,拿起一瓶肥宅快乐水,打开后喝了一口:“要喝什么,自己拿?”“算了,一点诚意都没有,我就不喝了!”罗景文玩笑了一句,随即立刻说起正事:“我过来是像你请教昨天你说的那种入静法的问题?”“练成了没有?”陈守义立刻问道,他也有些好奇。

“你确定你练的就是这个,你可别忽悠我?”罗景文一脸崩溃的说道,他从昨天下午练到现在,可惜丝毫入门的迹象都没有,练的都有些怀疑人生。 “这种事情,我骗你做什么!”陈守义哭笑不得,问道:“你现在感知半径距离多少?”“感知的话!”罗景文闭上眼睛,感应了下:“大概有五米吧。 ”陈守义心道:那就是属性大约十五,比他要稍稍弱上一些,随即又问:“那么炼了几年,炼化到什么境界了?”这倒没什么好隐瞒,罗景文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练了十几年吧,恩,准确的说十七年,入静炼己身一问世,就开始练了,现在已经是炼髓!”陈守义微微沉吟,看来只要巅峰武师,基本已经完成炼髓:“那你猜,我炼了几年,又是什么境界?”“应该十年左右吧,境界难道也是炼髓?”罗景文看着陈守义一脸自信的样子,大胆猜测道。 十年?十年前他所在东宁市还没多少练武的风气呢。 他是在十三岁那年,也就是五年前,才正式接触武道,还是被陈星月影响的。

在一次争吵中,一向能把妹妹打哭的他,反而被毫无反抗的推倒在地,让他自尊心大受打击,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了,否则就要哥纲不振了。

可惜事实证明没什么鸟用,差距反而越拉越大!炼体三十六式还算练的熟练,入静炼己身却一直无法入门。

满打满算,他入静炼己身也就练了一年而已。

不过,这太过惊世骇俗,自然不能说,陈守义点了点头说道:“五年!”“五年练髓,这么快!”罗景文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,不敢置信的确认道,相当于一两年跨越一个境界啊!而他却辛辛苦苦的练了十几年,简直练到狗脑子里了。

“如果你能练会,也能这么快!”陈守义说道。

“真的?”罗景文确认道。

“真的!”“那我再去练练。 ”老罗顿时又坐不住,立刻风风火火的离开。

他不会走火入魔吧?陈守义看着对方离去的身影,摸着下巴,心中暗衬。 ……中午的时候,一位政府工作人员终于给陈守义带来好消息,还带来了样品:“陈先生,这是一种人造丝,拉升度可以达到八倍,对人体的束缚力小,透气,而且有不易变形的特性,强度方面也相当可观,耐磨损!”陈守义接过布料,轻轻一拉,这块短短十几公分的布料,就被他拉开近一米长。

他一松开手,布料便迅速的恢复原状。 拉伸度确实很高。 足可以承受巨人变身。 就是不知道强度如何?随即他捏着布料,手指用力的一搓,可怕的力量在方寸间爆发,一股淡淡的焦味,顿时在空气弥漫,手指松开后,上面已经多了个破洞。

“这……”工作人员看的瞠目结舌:“陈先生真是实力强大,不过这已经是当前伸缩性、强度以及舒适性兼顾的最佳材料了,如果要强度更高,可以把纤维丝加粗,或者多层布料,但穿起来可能不怎么舒服!”“不,我很满意。

”陈守义笑着说道。

这比他能买到的好多了。

足以应付大部分战斗而完好无损。

而且穿这么厚干什么,又不是用它防御,舒适才最重要。 工作人员顿时松了口气。 “这种材料,价格怎么样?”陈守义问道。 “陈先生是国家栋梁,这些都是免费提供!”工作人员笑着说道,完成了任务,他心情也愉快起来:“对了,你是要做成全套的衣服吗?我们可以联系工厂,替您制成成品,不知道您一共需要几套?”“内裤就行了,数量的话,给我一百套吧!”陈守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会不会太麻烦?”工作人员面色微怔下,连忙道:“不麻烦,不麻烦。

”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月热点

网站地图 | 由诗歌网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 Copyright © 2006-2019 诗歌网www.fz34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