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现代诗歌 > 剑耀九歌 第六百二十四章 涯城之乱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

剑耀九歌 第六百二十四章 涯城之乱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

时间:2019-07-12 整理:本站 点击:109次
当前位置:>>剑耀九歌第六百二十四章涯城之乱作者:书名:类别:更新时间:字数:第二天早上,李沐睡眼惺忪地坐了起来,他很久没有这么好好地睡一觉了。 他揉了揉脸颊,开始回忆起晚的梦。 ...

剑耀九歌  第六百二十四章 涯城之乱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

当前位置:>>剑耀九歌第六百二十四章涯城之乱作者:书名:类别:更新时间:字数:第二天早上,李沐睡眼惺忪地坐了起来,他很久没有这么好好地睡一觉了。

他揉了揉脸颊,开始回忆起晚的梦。

梦里的情形正在逐渐消亡,只留下了一缕略带旖旎馨香。 李沐伸了个懒腰,鼻翼抽动了一下。

看起来,梦里的旖旎是假的,这意思馨香,却是确确实实存在的。

馨香残余的位置在李沐身旁,余香袅袅,不过这里并没有人影。

“额。 ”李沐挠了挠头,显得有些不知所措。

“吱嘎”一声,地窖的门被推开。

江城雪走了进来。

她今日穿了一套浅白略带粉的粉嫩长裙,外面套了一件轻薄合适的外衣。

整个人看上去比原本的素雅多了一丝温柔。

她把手中的盘子,放到了书案上。 “看来我来得也正是时候,吃早饭吧。

”“谢谢。 ”李沐低头一看,一碗粥和两三碟小菜。

江城雪在他对面坐了下来,歪着脑袋看着他,“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,这是按照我的口味弄的。

”“很合胃口。

”李沐再次感谢,然后吃得风卷残云。

他是真的饿了。 江城雪看着李沐的吃相,又忍不住起身,“不够的话,我再去拿点。

”“唔唔。 ”李沐含糊地说着,然后吞下嘴里的食物。

“如果有肉的话,就更好了。

”“好吧。

”江城雪关上了门。

不一会,江城雪回来了,她手上除了盘子之外,又多了一个包裹。

盘子里面是一盘切肉,看样子是蹄髈红烧之后片片切开的。 “肉是食所剩下的,我切了切。

”“刀工不错啊。 ”李沐拿了筷子,夹一片在嘴里。 “这里有衣服,你试试合不合身。

”江城雪把包裹放在了李沐身旁,“当然,也还有一些银两。

你要离开的话,应该少不了的。

”李沐连连摆手,“不是,这太客气了。 不瞒你说,我还要拐带一个郡主去北方,细软什么的,不是问题啊。

”“哦豁,还有郡主?”江城雪是知道女萝被封云容郡主这件事的,所以也就打趣道,“那要不要再拐带一个富婆呢?”“富婆?”李沐愣了愣,然后回想起江城雪去找卜言君指点时,拿出的那一袋子四海钱庄的银票。 “哪个富婆啊?”李沐明知故问。 江城雪面纱轻颤,虽然看不清她的嘴角,但是大概扬起的吧。

李沐吃完了早饭,换上了江城雪拿来的衣物。 并不是很合身,可比起身上随意拿来的衣物好得多。 江城雪把荷包塞在腰带内口袋里面,李沐略略一撵,意料之中的厚实。 “那么,承蒙款待。 ”李沐恭敬地行礼。

“后会有期了。

”“嗯,去吧去吧。 ”江城雪挥着手,没有丝毫挽留。 这反应倒是出乎李沐预料,一时之间,李沐也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失落。

这副模样,落入江城雪眼中。

她眼眸眯了起来,她似乎很满意李沐的反应。

“那么,再见了。 ”李沐很干脆地走出门,然后才轻轻松了一口气。

门内的江城雪低下头,轻声道“会再见的。

”有江城雪的照拂,李沐离开武学院也没有起什么波折。 李沐一边小心提防着雷行云再次出现,一边走到了大街上。

街上熙熙攘攘,挤满了人,带着大包小包,往出城的方向走去。

天一亮,涯城的百姓开始涌向往西南北三个方向。

面对战事,大部分人的选择都是一样的,那就是离得越远越好。 今天是个大晴天,所以正东震坊冒出的黑烟直上云霄,分外醒目。 战火战火,火是征战时最好的助攻。 李沐望着这些人,心中进入生出了一种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感觉。

“现在能做的,大概就是尽量减少百姓的伤亡。 ”徐辽揉着眉心,说不出的疲惫。 陈骁的尚未下葬,两个儿子就已经打了起来。

徐辽心中未免也有些凄凉的感觉。

虽然在自己的调停之下,戊己军和青莲军暂时停火,但是谁都知道,在没有对决出真正的皇帝之前,这一场争斗是避无可避。

一夜未睡,并肩王徐辽也是分外疲惫。

但是他不能睡,也根本睡不着。 他可以用他在军中的威望暂时调停战事,疏散城中百姓,避免死伤,可这件事的关键,还是在于陈志豪和陈立鳌的合法继承权之争。 那一份涂改过的诏书,谁都知道有猫腻。 可另外两份东西,可就难说了。 放在政事堂的备份诏书,以及陛下尚在时下的密诏。

这里的分歧,为了保王位而远离军政大权的徐辽,根本不能插手,也不敢插手,但是又不得不插手!因为不管表不表态,支不支持谁,最后的火都会烧到自己身上来。

徐辽自知自己活不了多少年了。

只想养花放鹤,为子孙留一个世袭罔替。

长子徐之森倒还好说,一直以来都是成熟稳重。 面对这件事,也很明智地选择了明哲保身。

可次子徐之雷却是当众表态,支持太子。 此时此刻更是在城外青莲军中。

如此一来,就不得不逼迫徐辽做出决断。

并肩王的调停也并没有持续多久。

因为不管是戊己军还是青莲军都很清楚,事情已经发生。 比起一个异姓王的威望,皇位才是真正切切的东西。 然而这场残酷的皇位争夺战中,无论谁败了,都只有一个下场。 青莲军的驻地不在涯城,虽然它凭借一道密诏,获得了霖州各郡府的支持,现在更是有保太子的势力加入。

但是补给依旧是一个大问题。

所以,青莲军更希望速战速决,天一亮,青莲军就发动了猛烈的进攻。 涯城是一座没有城墙的城。 人元河环绕在外,想要进攻,就必须通过人元河上的桥梁。 同样的,想要防守,桥梁也是守卫的关键。 换句话说,进出城的桥梁,是必争之地。

青莲军在争夺桥梁控制权之外,自己也在架设浮桥。 昨天夜里到今晨,两军名义上遵守并肩王之命,各自高挂免战牌,但是背地里小动作可没有停止。

一夜时间,青莲军封锁河道,成功架起了三座浮桥。

面对青莲军咄咄逼人的攻势,戊己军也不是没有应对的方法。

先前东山郡王谋反时,十殿阎罗的首领菩萨让南北帮焚毁去人元河城西河段上的桥梁,成功阻滞了戊己军进城的时间。

此时戊己军也是如法炮制,直接用火油,点燃了人元河东段上的桥梁。 但是,青莲军已经有一小股士兵通过浮桥踏入了涯城,然后散入城中放火制造混乱。

涯城之内寸土寸金,房屋自然是连缀成片。

青莲军用了火攻之后,火势顿时蔓延开来,几乎将半个正东震坊覆盖。 戊己军原本依托正东震坊的有利地形,层层阻击,但是这一把火完全打乱了整个战局。 青莲军不是没有想过包围整个涯城,让陈立鳌来个坐困愁城。 只是涯城不是小城,占地极广不说,又没有城墙。

想要围困涯城,急行军而来的先头部队人手不足。

就算包围了起来,也很容易被戊己军集中力量突围。 所以主要进攻的方向,还是在正东震坊。 李沐望着黑烟,耳畔一片嘈杂,涯城的乱局,一个江湖人能发挥的作用就很小了。 不过李沐本身也没有想要发挥什么作用,他仅仅是要带着女萝出城而已。 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月热点

网站地图 | 由诗歌网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 Copyright © 2006-2019 诗歌网www.fz34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