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现代诗歌 > 老公不顾我生理期把我弄得很疼

老公不顾我生理期把我弄得很疼

时间:2019-07-05 整理:本站 点击:104次
芳子(化名)潸然泪下说“我丈夫怀疑我在外养‘小白脸’,变着花招折磨我,硬要逼我说出那个野男人是谁。 ”芳子还没说到两句又抽泣起来。 为了稳定她的情绪,我显得很随意地询问了一些她...

老公不顾我生理期把我弄得很疼

  芳子(化名)潸然泪下说“我丈夫怀疑我在外养‘小白脸’,变着花招折磨我,硬要逼我说出那个野男人是谁。 ”芳子还没说到两句又抽泣起来。 为了稳定她的情绪,我显得很随意地询问了一些她与她丈夫的婚恋情况,随着她情绪的渐渐平静,我了解了她渴望伸冤的缘由。

  原来,长得眉清目秀、温柔娴雅的芳子,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感到娇美的姿色中泛着似水柔情的女人。 她大学毕业后应聘到一家公司当会计,丈夫是公司的中层干部。 对芳子加盟公司,他显得格外兴奋,使出浑身解数终于把她的芳心给俘虏了。

可是婚后,丈夫就像变了个人,不仅时刻以一个从奴隶到将军的胜利者的姿态对她指手画脚,而且自己的许多缺点、毛病也纤毫毕露,动不动就发脾气、讲粗话。 性格上的反差加上为人处世的观念不同,导致他们的感情越来越差,吵架成了家常便饭。

往往丈夫在理亏词穷的情况下,还死要面子,如果芳子不服,丈夫就对她动粗施暴。

迫于丈夫的淫威,芳子只好忍气吞声,最终妥协。   岂料,丈夫对芳子的这种委曲求全,维护家庭团结大局的做法不仅不能正确认识,反而认为她软弱可欺,得寸进尺地发展到生活的各个方面。 尤其是在夫妻生活中,更是随“性”所欲肆无忌惮,无论芳子愿意不愿意,不论她处于什么心境和生理情况下,只要他想做爱,芳子就一定得答应他、配合他,有时甚至在芳子来例假时,他性趣上来了,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就硬干。 如果芳子敢表示不满或不从,他就采取拳打脚踢的武力征服。

  一个星期前的一天晚上,芳子在单位加班很晚才回到家。 丈夫也许是等不到她早已睡下,她暗自庆幸终于可以睡个安稳香甜的觉了,于是蹑手蹑脚地洗漱完毕,进了女儿的房间。

谁知,她刚进入梦乡就被丈夫的一阵粗鲁的抚摸惊醒了。

“干什么呀,别吵醒女儿啦!”芳子埋怨道。 “谁让你到这边睡了”丈夫瞪着眼睛压住嗓门对她吼道。

“我回来晚了,还不是怕打扰你吗!”芳子温柔地敷衍着他。 “哼!你那点心思骗得了我跟我到那边睡去!”丈夫以命令的口气说。 芳子太了解丈夫了,今晚如果不让他“过把瘾”就不会善罢甘休,只得乖乖地跟他回到卧室。   进了卧室的门,丈夫急不可耐地抱着她就往床上倒下去,也许是丈夫用力过猛,竟撞疼了她。

“你不能温柔一点呀我的腰被你撞得好疼啊。 ”  “腰疼只要那地方不疼就行。

”丈夫一副猴急的样子就要往她身上压。

  “求求你,今天我太累了。 明天好不好”芳子向他发出乞求的目光。   “什么,你敢耍我”丈夫说着对她就是一阵拳脚相加的暴打,可怜芳子被打得蜷缩成一团。   “你别打了。

我不是不同意你做,我是怕我没有力气配合你,让你扫兴……”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月热点

网站地图 | 由诗歌网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 Copyright © 2006-2019 诗歌网www.fz34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